Z-abysso

虚拟轮回{下}


辣鸡文笔,ooc严重(ノ_<)阅读需谨慎
我的文笔有它自己的想法QAQ
我的脑洞在睡了一觉之后差点合上(;´༎ຶД༎ຶ`)
我第一次写完之后还没有保存ಥ_ಥ
我可能是个傻子……(啰啰嗦嗦的烦死了!!!!!!
(╯°Д°)╯︵ /(.□ . \)





“组长,我找到bug了,更新一下版本就可以解决啦!”熬了几天夜的程序员小哥终于找出了杰克的bug,他高兴的摸摸头发【恩?手感果真不对了QAQ】



“医生小姐,您可真是有牺牲精神呢。”杰克漫不经心的甩掉巨爪上的血液,显然,对于艾米丽经常为别人挡刀这件事他真的有些生气了。
“我只是…习惯,你懂吗,杰克先生。”伤痛让艾米丽的声音听上去有气无力的,杰克那一下是真的没有手下留情,好在,血及时止住了。
“那么,请问救死扶伤的医生小姐,可不可以多考虑一下她可怜的杰克先生?”

“不一样的,杰克先生,你不会死。”

“如果你真的这么认为的话,医生小姐。”


可杰克真的不会死吗?艾米丽并不知道。

一成不变的场景,诡异的心跳,相同的人物,但却有完全不同的行为方式,清晰到一支钢笔如何摆放的记忆,可偏偏忘记自己为什么参加这个游戏,一切都那么不正常。
【而最大的不正常是,我觉得这些非常正常。】

远处,杰克用自己锋利的爪子在树干上扣出深深的痕迹,看来他没有成功的平复好自己的怒火,甚至,他更生气了。
“可爱的医生小姐,你喜欢观察别人磨刀吗?”注意到艾米丽盯着他,杰克停了下来。
“你管这个叫磨刀?”【他可能把我当成傻子。】艾米丽的语气带有点嘲笑的意味。

杰克踱到她面前,微微弯下身子,假如没有面具他们大概可以感受得到对方的气息,艾米丽的心跳因为他的靠近又激烈的跳动起来。【这该死的心跳,它让我根本没有办法安静下来思考。】
“医生小姐,我知道你在困惑什么,不要着急,你总会得到想要的答案的。”

“如果我想看你的脸呢,杰克先生。”艾米丽拉住直起身子的杰克。
“我认为它并不适合出现在一位淑女面前,它会吓坏你的,”他还是拒绝了,“好了,医生小姐,我们离开这个地方吧,那可以让你的伤势好的快点。”
“我并不...”
“医生小姐,如果有一天我死了,你再看它好吗?那会让我自在点。”


经过逃生门,他们来到了一个废弃军工厂,艾米丽第一次到红教堂以外的地方,杰克微笑着告别她,又一轮游戏开始了。

杰克不小心被门板打晕在地上,场景转换让他有些心神不宁。【世界重置开始了,我该怎么办?我们已经暴露了,艾米丽不能再带着,她还算信任我,解决她会很简单。但如果不从逃生门出去,我就没有办法摆脱那些人的控制,那样只要有一个人逃出去我就会死,】他看向触电警报响起的地方,【佣兵奈布,要选他吗?】

杰克很快将另外两人送上了狂欢之椅,这时密码也只剩下一个了,是艾米丽的功劳,佣兵一直在杰克的视线里,他没有机会解密码。当和佣兵间的距离缩小到可以攻击的范围时,杰克条件反射一样将他抓倒在地,佣兵瞬间丧失了行动能力。

“你想杀死我了,对吗?杰克先生。”艾米丽突然出现在面前,表情很平静,“因为我们,不,你被一些人发现了,那些人创造并操控着我们,你要摆脱他们,所以你要先杀死我。”她看上去也许真的不那么在乎杰克。

杰克选择迅速将佣兵淘汰掉,没有缘由的,他突然就不太想淘汰掉艾米丽,“逃生门被你打开了,真可惜,我已经来不及把你处理掉了,你赢了。”他摆出和平时一般无二的语气,他想了又想到底还是嘱咐道,“你要是不想死,就记住,永远不要输。”
“所以你要去死吗?杰克先生。”
“我也很希望一直和你在一起呢,医生小姐。”杰克的身上裂开了几个大口子,血液不住的流下来,他的身体马上就要消散了,“可现在,我只能先完成和您的小约定了。”他摸索着想摘下面具,可能是疼痛过于剧烈,他失手掰下面具的一角,露出小半张脸。

【永别了,我独一无二的医生小姐!】

医生小姐已经活了太久了,她总是胜利,因为再没有一个监管者引起的心跳能够打扰到她思考。她还希望自己可以活的更久一点,因为她想等一个没有完成约定的人。




亲爱的各位侦探,游戏将于今日晚上进行系统维护,解决‘红教堂杰克bug’问题,届时将通过邮件发放补偿,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。祝您游戏愉快。
———第五人格技术组



END



“虚拟轮回”实际上是想代表游戏人物一遍又一遍的参与同样的游戏,啊啊啊啊我解释不出来我到底想表达什么啊啊啊啊
果真我的爪子有它自己的想法(╥﹏╥)
小可爱能理解我的意思吗???QAQ
本来想换个题目来着,但实在没有想到更合适的题目,所以还是先用这个了!
有小天使愿意看文真的爆炸开心!给你们比心心⁄(⁄ ⁄ ⁄ω⁄ ⁄ ⁄)⁄

评论(5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