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-abysso

幸存者

迷之脑洞,渣渣文笔
ooc严重(╥﹏╥)入坑需谨慎

广场上人来人往,快速流动的人群,没人会去注意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艾米丽,她低头快步走向工作的医院,自那场游戏里逃离之后已经过了一年多,她在外伤治疗方面的经验让她轻易地在医院找到了一份工作。

“嘿,艾米丽,早上好。”医院的护士小姐,这位漂亮的姑娘一向热情开朗。

“早上好。”

护士耸耸肩,艾米丽不冷不热的态度让她有些尴尬,但值了一晚上的班,她迫切需要去休息一下。

医院的工作使时间过的很快,至少艾米丽再没有时间去想当初游戏中发生的事情,那场游戏除了带给她一道伤疤以外,还有一些一点不美好的回忆,也许还是有好的东西的,只是艾米丽不太敢面对它们。

“艾米丽,中午一起去喝杯咖啡,怎么样?”来人带着眼镜,金丝的那种,看上去文质彬彬的,他带给艾米丽一枝红色的玫瑰,这让艾米丽感觉不舒服极了,有些混乱扭曲的画面在鲜红的花瓣上变幻着。

“弗雷迪,”她略微加重语气,“弗雷迪·莱利,我并不想看到你,我认为你知道。”

“我知道,可是艾米丽,你也该知道,没有人可以理解你,没有经历过这一切,他们只会认为你是个疯子,想想看,你的家人朋友,周围的所有人都认为你在胡言乱语,你熬不下去的,但我知道,我也经历过那些绝望,我们一起忘记那些,好好活下去,好吗?”剧烈的情绪波动让他没办法好好的组织语言。

“弗雷迪,你觉得我该怎么忘记?忘记空军小姐为了救我如何引开那个长着鹿脑袋的怪物?忘记她为了救我用掉了唯一一颗子弹?那本来可以让她可以不用死。”艾米丽努力把视线从花瓣上移开,“我该记住她,弗雷迪,活人不能为了活的开心就忘记别人的牺牲。”

“艾米丽,算我求你,就当为了我,忘记那些好不好?”他提及这些的时候手一直在颤,他的承受能力并没有比艾米丽更强,“我对你来说该是不一样的。”

的确,一路的陪伴和照顾都让两人对对方有些不同,“可弗雷迪,你第一反应还是自己逃掉,而不是,救我。”长时间的争论和黑暗的记忆让艾米丽疲惫不堪,“弗雷迪,你先离开吧,我想一个人呆着。”

门轻轻的关上了,艾米丽最终还是挣脱不过困意,睡熟过去。梦中空军在椅子上尖利的喊叫刺痛着艾米丽的耳膜。梦外,艾米丽听见一声叹息。

庄园从来没有真正放过他们,空军的梦依旧缠着艾米丽,弗雷迪总是放不下艾米丽,最后的最后,他们又被一种莫名的吸引力带回了庄园。



“畏惧死亡是一种本能,可是救你却是我自己的选择。所以,不要自责好不好?艾米丽。”后来,律师先生带着那句两人心知肚明却从未说出口的话,永远不会醒来了。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我的内心满满的黑泥( ̀⌄ ́)
本来想写黑化医生来着……脑洞没有圆回来(╥﹏╥)
这个律师没有龅牙!文质彬彬斯文败类!了解一下www
嘤嘤嘤,律医这个cp好像有点少www
BE赛高!!!!

评论(2)

热度(56)